1. 网站地图
  2. 设为首页
  3.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毕业论文 >

积极情绪对操作思维影响的实证研究

发布时间:2019-08-12 09:03
积极情绪对作业思维影响的实证研究
作    者  xxx
指导老师  xxx
摘要:本研究旨在验证积极情感在促进操作思维中起着积极的作用。实验设计被设计为2(阳性情感、中性情感)和2(男性,女性)和2(文科,科学)。以普通大学生为主体,激发受试者情绪,进行了操作思维的实验研究。发现在积极情感状态下完成操作思维实验任务所需的步骤和时间的数量小于中性情绪状态下的操作思维的实验任务数。积极的情感可以使个人拓展注意力的范围,增强认知灵活性,在促进操作思维中发挥积极的作用,同时,操作思维过程的水平不受性别、文科和科学的影响。在快速行动中,特别是在体育竞赛中,个人应注意调整使自己处于积极的情绪状态,这有利于充分发挥工作思维的水平,在比赛中取得良好的成绩。
关键词:操作思维;中性情绪;积极情绪;
引  言
目前,随着社会发展的需要和心理学研究的深入,积极心理学和认知心理学都是心理学领域的重要内容。
操作思维是个体直觉行为思维的一种高级形式,它协调感知和行动,保持行动与外部环境的平衡,与体育竞赛密切相关。随着社会科技的迅速发展和广泛普及,人们的体力劳动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各种体育运动的兴起和普及。从更加规范的时间周期、高水平的国际比赛,到各省、市、学校等组织单位举办的各种体育赛事,体育已成为人们生活锻炼、兴趣爱好、人际交往和自我展示的重要平台,与个人生活和发展息息相关。
近年来,体育竞赛的阶段逐渐呈现出更多的人气和多样化的特征,但并不影响参与者的竞争热情。在大型和小型活动中,参与者可以被积极和认真地看待,他们正在努力寻找最好的。状态,发挥最佳水平并与对手战斗。
操作思维贯穿于每一个快速动作,影响动作的协调性和准确性,进而影响运动水平,精彩演绎整个比赛,胜负不分。同时,操作思维的作用并不局限于体育,体育技能可以在日常生活中迁移到类似的活动中。毫无疑问,作战思维对生命中快速行动的协调也有重要影响,包括在某些危险情况下的逃生、应急设备的处理等。一般来说,行动思维与快速行动起着协调作用,影响着生活的方方面面,尤其是在体育运动中。
个体运行思维在长期发展中的水平在短期内是相对稳定和不变的,但我们发现,在短时游戏中,经常会出现很多错误、超层次等现象,它是否受到某些因素的影响,其影响机制如何,如何调整和减少消极因素的影响,这些都是值得研究的问题。
积极心理学是近年来新兴的研究方向。研究范围包括三个方面:积极的社会制度,积极的个人人格特质和积极情绪。积极情绪是其研究的核心内容。众所周知,积极情绪对个人身心健康发展,认知活动和行为决策具有积极影响。讨论积极情绪是否也促进快速运动,或在快速变化的压力氛围中运作。可以思考不受情绪影响吗?
虽然对积极情绪和操作思维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必要性和现实意义,但目前对它们的研究成果还相对较少。就积极心理学的研究而言,霍普学院(Hope College)的David Myers教授在2000年发现,在1967年至2000年的积极心理学形成过程中,幸福与快乐的积极研究比愤怒和抑郁的消极研究的比例为1:21。研究人员经常建议投入更多的资金,倾斜政策,专注于发展更好的教育,但往往效果甚微。哈佛积极心理学课程的先驱强烈要求更多的研究尺度倾向于积极心理学。
选择积极情绪对操作思维的影响作为毕业论文的研究,是对基础研究的进一步拓展,与该专业的学习内容密切相关,符合“学习与培养应用型人才”的教学目标。同时,满足当前研究的主流方向和需求,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并对操作思路的发挥、使用、提供实用的建议,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
1.1积极情绪的定义
积极情绪的定义应分为两个方面:一是从本质上讲,积极情绪是一种与满足某些需求有关的愉悦感或主观体验,主要包括兴趣、爱、满足、幸福、骄傲、希望、感激等[1];另一种是通过功能,积极的情绪是普遍和愉快的主观。共同进行并与满足需求相联系的实验可以提高个人的活动积极性和能力(孟昭兰,1989)。
积极情绪能促进个体的认知过程和思维过程,有利于个体身心健康,通常以中等强度情绪为主。
1.2操作思维的定义
操作性思维,又称行动性思维,是一种在完成一系列行动的同时伴随着行动的思维过程。
1.3积极情绪对认知的影响
在20世纪中叶,肯塔基大学心理学家丹纳等人。研究了衰老和老年痴呆症,并观察了20世纪30年代天主教修女的日记。研究发现,表达最积极情绪的人生活得最少。年[3]。到1998年,美国心理学家斯利格曼担任美国心理学会(APA)主席,美国心理学会主席,并明确提出了积极科学的概念。积极情绪和经验作为积极心理学研究的核心内容逐渐得到更多的研究[4]
(1)情感扩张建设性理论
由美国活跃心理学家Fredrickson提出,指出各种特定的积极情绪可以扩展个体知识线教学体系,构建个体资源(物质智力资源、心理资源对社会资源等)。通过体验积极情绪而构建的资源可以长期存储,并在未来的场景中使用。也就是说,积极情感可以扩大个体瞬时思维活动序列,督促个体突破某些限制,产生更多的想法,扩大注意力范围,增强认知灵活性,更新和扩展个体认知图,体验个体思维模式的积极情感更有创造性、灵活、全面。因此,通过体验积极的情绪,个人变得更加博学、更全面、更富有创造力、更具弹性、改善主观健康、更健康和更快乐。Derryberry&Tucker(1994年)和Basso(1996年)通过全面的局部视觉处理任务,Fredrickson&B通过“我想去”(2004年)跑了gan(2004年)。实验证明,积极情绪可以扩展消极情绪的瞬态知识线指令系统[4]。
(2)积极情绪发展 - 塑造理论
弗里克森提出了积极情感发展塑造理论。认为快乐、兴趣、骄傲、爱等积极情绪具有不同的形式和现象,但它们都具有扩展人们短期思维和行动倾向的功能。从进化的角度来看,积极的情绪不是为了解决急迫的生存问题,而是为了解决个人的成长和发展问题,所以积极的情绪可以扩大人们的思维和行动倾向。例如,当感兴趣的时候需要探索,促使个人注意新的信息和经验;当快乐的时候需要玩耍,促使个人突破局限,变得更有创造力。积极的情绪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思维的灵活性和创造性,处理环境的方式更加积极,人际关系也相应地得到改善,从而给人们带来间接的、长期的适应价值[5]。
(3)积极情绪对认知过程的影响。
Lee和Sternthal(1999)通过记忆实验发现,积极情绪具有更好的记忆效应,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序列位置效应;他们认为积极的情绪通过改变认知组织来促进现有的认知结构。整合大脑中的新信息,提高思维和认知的灵活性和复杂性[6]。
王鹏、方平以北京市某高校70本科生为被试,举行感情在个别对团体、部分特性的加工上影响的试验研讨注解,无论对目的的团体特性加工仍是对部分特征的加工,个体在积极情绪状态下的加工速度都快于处于消极情绪的加工速度;女性在消极情绪状态下认知加工速度下降明显,受消极情绪的影响更大[7]。
然而,许多研究指出,积极的情绪对认知有负面影响。Bless(1996)认为,积极情绪中的人对其固有的认知和偏见更为敏感,而对当前的信息更为敏感,因为由积极情绪引起的认知加工模式是自上而下的加工,使人们能够从现有的认知结构中进行加工。而不是来自事物本身的本质。事情会导致认知偏差。因此,个体在决策过程中对更多信息的主动搜索受到阻碍,干扰了认知过程。Isen等人发现积极情绪比消极情绪使用更多的信息和消耗更多的认知资源。它们会干扰有效的认知过程。Goeleven等人(2007)发现在抑制情绪信息方面,积极情绪状态明显弱于中性情绪状态。Wyland and and Forgas(2007)还指出,积极情绪削弱了人们在判断和决策过程中抑制不必要思维的能力[8]-[10]。
李爱梅认为,积极情绪对认知的影响与认知问题的难度有关,是一种与U型曲线的关系,中等强度的正向情绪是促进认知过程的最有利因素。中等强度的积极情绪对认知过程的顺利进行影响最大,在中等强度下,积极情绪继续增强,正情绪对认知过程的影响是干扰效应。同时,积极情绪的最优水平随认知任务的复杂性而变化:在一个简单的认知过程中,积极情绪对认知过程的促进作用随着积极情绪的增加而增加;随着认知难度的增加,积极情绪的最优水平逐渐降低,即当认知过程复杂时,弱正情绪对认知过程有利[11]。
此外,良好的心态和积极的行为慢慢形成积极健康的人格,而积极健康的人格往往表现出更积极的情绪和积极的行为,这有利于个体的发展[12]。
积极情绪的研究也可以分为三个部分:理论建构、生产机制和功能。
大多数研究认为,积极情绪的作用是积极的、促进的,积极情绪的作用一般具有促进认知、取消学校一级的情感体验和自主生理反应、提高应付压力的能力的作用。
1.4积极情绪对运动的影响
美国生理学家彼得斯曾指出,人的感情将有助于增强或按捺必定的操作行为[14]。1982年,Weiner指出,许多经验表明,特殊认知诱发了情感,情感状态很容易被认知变化所改变。Isen,Berkowowitz等人的许多研究表明,积极的情绪能够产生慷慨和有益的行为,成为记忆中即将出现的内容的线索,并对人们的判断和决策过程产生积极的影响。斯特里克朗和Hale(1976)发现积极情绪可以帮助受试者更好地完成认知整合任务而不是积极情绪;积极情绪和学习新技能的速度(Mater,Ford和Barden,1979),反应速度提高(Fergerty与Teasdale,1979年有关)。
摩根认为,在竞技体育的压力环境下,积极的心理健康与操作能力有关,与同事的研究表明,高水平的赛艇运动员、摔跤运动员和长跑运动员的心理活力得分较高,而低水平的赛艇运动员、摔跤运动员和长跑运动员的心理活力得分较低。运动和疲劳。席尔瓦和马丁测试了所有参加1980年美国奥运会摔跤队选拔的参赛队伍,以确定他们赛前的心理状态。研究表明,参赛者在比赛前有更积极的情绪状态[15]。
胡效芳等认为运动员的积极情绪将直接影响运动水平。在陕西体操中心二线对八名运动员的研究中,积极的情绪有利于保持体操运动员的稳定性,特别是对难度动作的稳定性。在运动难度增加的情况下,运动员仍能保证运动质量[16]。
1.5研究评论和实验假设
综上所述,积极情绪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促进认知过程,提高认知过程的积极性和灵活性;二是提高个体的压力感和自我效能感,有利于舞会。促进个体的积极健康发展,促进积极情绪的发展。在此条件下,有助于运动员在体育竞赛中发挥自身的竞技水平,取得较好的成绩。
对操作思维的研究成果总结如下:操作思维水平与训练年限无关,与年龄有关;在思维水平与运动技能水平的关系方面,许多研究证明存在很大差异。在主要研究小组中,从事对抗性项目的运动员具有较高的操作思维水平。操作思维研究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是:研究过程与实际应用情况不一致,操作思维具有明显的动作熟练性特征,运动员可以利用已有的经验,根据以往的刺激有效预测,缩小注意范围,但在实验室中不熟悉刺激过程,以往的刺激与运动员的经验不匹配,不能缩小注意范围。在研究中,我们对操作思维过程的快速性没有足够的重视,大部分的研究在操作上没有时间限制的实验步骤,并运用逻辑思维。操作思维的测试方法往往仅限于模板测试和芯片测试,开发不够,且过于单一[17]。
虽然对积极情绪的研究有很多研究成果,但仍存在许多研究缺陷。首先,积极情绪的概念尚不清楚。积极情绪的概念仍然是一个普遍的类别,很难整合和建立系统的研究理论。 。研究证明,积极情绪可以促进运动员参加体育比赛,发挥积极作用,取得良好效果,但他们都停留在表面现象的研究中。他们缺乏对内部机制和规律的研究和分析,很难与大脑机制和行动机制联系起来。结合并深入探讨论证。
2  研究目的和假设
2.1  研究目的
本研究的目的是通过激发情绪对操作思维的影响,混淆操作思维和逻辑思维的概念,来验证性别差异和艺术科学差异的研究结论。实验采用了不同类型的视频材料(中性和阳性),观看视频后产生的不同情绪状态对操作思维实验的步数和操作时间有不同的影响。性别差异与积极情绪、中性情绪对文科的影响是否存在差异?
2.2  研究假设
在积极情绪状态下,它可以减少完成操作思维测试所需的步骤和时间,即积极情绪在操作思维过程中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操作思维不同于逻辑思维,逻辑思维与快速行动密切相关。性别差异不同于文学和科学分工。需要根据实验结果分析对操作思维影响的差异。
3  材料和方法
3.1  实验变量
本实验的自变量是情绪(积极情绪,中性情绪),性别和文科,因变量是完成操作思维实验的操作步骤数和操作时间。
3.2  实验设计
本实验为实验室实验,采用2个(积极情绪、中性情绪)、2个(男孩、女孩)、2个(文科、理科)科目设计。通过观看不同的视频片段,受试者被激发出不同的情绪,包括积极的情绪和中性的情绪。然后进行操作思维实验,测量受试者在不同情绪状态下完成实验任务所需的不同步骤和操作时间,并对实验结果进行分析。
3.3  实验材料
主要结果如下:(1)以清唐大学心理实验室操作思维实验和心理学实验系统为测量对象的操作思维水平,以操作步骤数和操作时间为测量指标。操作思维的主要难点是5幅排列混乱的图片,需要与排列好的图片序列号进行比较,点击鼠标移动图片,达到对比度图像的排列位置。
(2)视频剪辑。这部电影长约5分钟,主题用于观察情绪,使受试者处于相应的情绪状态。为了唤起积极情绪,有周星驰电影“唐伯虎点秋香”片段,美丽风景视频(2)和外国搞笑视频;圆珠笔制作两栖视频和药物药理学介绍视频,唤起中性情绪。
(3)自制情绪唤醒评估表。桌子上有“快乐”、“快乐”、“没有感觉”、“平静”、“愤怒”等字眼。观看视频后,要求受试者检查他们是否处于预期的情绪状态,排除实验所需的不处于情绪状态的实验数据。
3.4  实验被试
研究对象主要是青塘学院的招生人员。招聘的方式是在线QQ群发布信息,寻找他人口头宣传。
刷牙后,共有46名参与者参加了实验。最后,根据情绪评价表,消除了不能引起相应情绪,无法完成实验的不合格实验的结果。该实验的结果是38名受试者,包括20名男学生和18名女学生。名称,23名文科学生,15名理科学生。 A组和B组各有19个。
3.5  实验程序
参与者打开桌面绿色图标“Psykey心理实验系统”,根据“情绪识别表”提示注册帐户,并开始预设“操作思维实验”。主要测试阅读指南:“这是一个操作思维游戏。在屏幕中间有一个标有数字棋子的棋盘。棋盘上的棋子最初按数字顺序排出。每个操作都有一个目标系列,问你板上数字的顺序是按照目标序列的顺序排列的。操作规则如下:与空白相邻的部分一次只能用鼠标左键移动,只有一次可以移动一个单元,不能倾斜插入或标签。移动,完成后按下面的“完成”按钮。每个人练习完成实验任务3次并删除结果数据。
被试开始正式实验,观看第一段视频,填写情感识别表,开始第一次操作思维实验,完成实验任务后保存数据。休息2分钟后,观看第二段视频,填写情感识别表,开始第二次操作思维实验,并在实验后保存数据。
为了减少疲劳效应、运动效应和运动顺序,比较积极情绪和中性情绪的干扰,A组和B组的实验程序有所不同。进入实验后,A组将“第一段视频”作为搞笑视频或优美的风景视频观看,激发其愉悦、兴奋、愉悦等积极情绪,在积极情绪状态下进行操作思维实验;休息2分钟,观看第二段视频是激发中性短片的“第二段视频”,使实验处于中性情绪状态。经过证实的。
在B组,与A组的实验过程相反,"第一视频"是激发中性情绪的短片,并要求受试者在中性情绪状态下进行第一次操作思维实验测试。休息2分钟后,他们观察了唤起积极情感的"第二视频",并要求受试者在积极情感的状态下进行操作思维的实验测试。
3.6 实验数据处理
操作思维有两个操作步骤和操作时间的度量。在结果的比较中,将在积极情绪状态下完成实验任务所需的实验步骤的数量与在中性情绪状态下完成实验操作任务所需的步骤数量进行比较;实验操作需要在积极的情绪状态时间内完成实验任务,与在中性情绪状态下完成实验操作任务所需的时间相比,得到实验结果。
实验数据经SPSS17.0处理。主要统计方法为描述性统计和重复测量方差分析。
4  结果与分析
4.1分析积极情绪对操作思维实验步骤数的影响
步数主效试验表明情绪主效显着,F(1,35)= 15.072,p = 0 <0.05;情绪与性别的相互作用不显着,F(1,35)= 1.858,p = 0.182> 0.05;情感与艺术和科学之间的相互作用不显着,F(1,35)= 2.571,p = 0.118> 0.05。步数的主体间效应检验表明,性别的主效应不显着,F(1,35)= 0.606,p = 0.441> 0.05;艺术和科学的主要影响不显着,F(1,35)= 2.204,p = 0.147> 0.05。
表1.积极情绪和中性情绪的步骤比较
积极情绪 中性情绪
M SD M SD
步骤35.8684 27.09560 42.3684 33.21952
众所周知,积极和中性的情绪在步数上有显着差异。从表1可以看出,在积极情绪状态下实验中的平均步数是35.8684步,并且在中性情绪状态下完成实验步骤的数量。平均步数为42.3684步,步数为6.5步;表明积极的情绪可以提高操作思维步骤的准确性,并比中性情绪更快地完成实验任务。
4.2积极情绪对操作思维实验时间的影响分析
时间主体效应试验表明,情绪的主要影响显著,F(1,35)=9.096,p=0.005<0.05,情感与性别的相互作用不显著,F(1,35)=2.510,p=0.122>0.05,情感与文化的相互作用不显著,F(1,35)=0.970,p=0.331>0.05。时间间效应结果表明,性别效应不显著,F(1,35)=0.089,p=0.768>0.05,主体效应不显著,F(1,35)=0.738,p=0.396>0.05,性别间相互作用不显著。
表2.积极和中性情绪的时间比较
积极情绪 中性情绪
M SD M SD
时间34.40476 26.386777 41.86611 31.341882
积极情绪与中性情绪比较差异有显着性(P<0.005.0 5),且差异有显着性。从表2可以看出,完成实验任务所需的时间在积极情绪状态下为34.40476s,在中性情绪状态下为41.86611s,差异时间为7.46135s。结果表明,在积极情绪状态下,完成实验任务所需时间较短,可以促进操作思维的发挥。
4.3  实验结论
在积极的情绪状态下,参与者完成操作思维实验任务所需的操作步骤和操作时间的数量小于中性情绪状态所需的操作步骤和操作时间的数量。实验结果显着不同,正面情绪得以实现。思考对操作思维有积极影响。
在性别差异方面,男女在完成实验所需的步骤和时间上没有显著差异。也就是说,性别差异对操作思维的发展和运用没有显著影响。
在文科方面,无论操作步骤或操作时间多少,科学生与文科学生的实验结果没有显著差异,即文科分支对操作思维的发展没有明显的影响。
5  讨论及建议
5.1积极情绪对操作思维有积极影响
与中性情绪相比,积极情绪在促进操作性思维中起着积极的作用,因为积极情绪可以扩展个体即时思维活动的顺序,扩大注意力范围,增强认知灵活性,帮助受试者快速以行动思维为主导,在快速反应的协调行动中收集和分析信息。有行为选择的经验。
在操作思维训练和发展方面,操作思维的发展受运动精细化程度和竞赛水平的影响。个人应注意长期坚持体育锻炼,通过体育提高运动协调性,有利于提高个体操作思维的发展水平。在体育竞赛中,操作思维的效果受到长期锻炼所达到的发展水平以及个人竞技状态的影响。作战思维的发展水平是长期训练发展的结果,在一定时期内是稳定的。超层次的游戏、错误等现象,是由于个体因素的影响,暂时影响了操作思维的表现。
在积极的情绪状态下,个人的操作思维发挥作用是有益的。因此,在比赛之前,特别是在体育比赛之前,个人以放松,人际交往等形式调整情绪,使他处于愉悦,满足,自豪等积极情绪状态。思维是进展顺利,从比赛中取得好成绩。
5.2性别对操作思维的影响无显著性差异。
一般认为,男生的操作思维水平高于女生,实验结果与他们的期望不一致。根据实验结果,常见的体育活动有跑步、武术、游泳、打篮球、羽毛球、乒乓球等。除篮球中的男孩和女孩外,女孩在其他体育项目中的比例略高于男孩,这表明女孩充分参与了体育锻炼,特别是在快速判断乒乓球和羽毛球活动方面。推动其经营思维得到更好的发展。
另一方面,体育活动逐渐普及和普及。普通人的体育运动没有大规模竞技游戏的压力和缺乏专业指导。他们主要从事娱乐,锻炼甚至人际交往。因此,竞争水平普遍不高。竞争程度的差异并不显着,因此操作思维水平的差异并不显着。
5.3文科与理科在操作思维上没有显著差异。
一般说来,科学和科学学生的逻辑思维水平高于学生逻辑思维水平。认为科学和理科学生的操作思维水平高于学生,对操作思维的概念产生了误解,一般认为科学和技术学生的思维水平高于学生的思维水平。
操作思维实验的测量要求受试者每个步骤的操作限制在2秒以内,这样可以更好地避免测量结果对逻辑思维的影响。快速移动的思维主要体现在运作思维中,与体育运动密切相关,与体育竞赛水平正相关。因此,文科的操作思维没有显着差异。
6  研究不足
实验有效地证明,积极的情绪可以促进操作思维的过程,达到预期的效果,但同时,研究还不够充分。
一方面,这是样本的局限性。由于条件的限制,本研究选取的对象范围较窄,全部为大学生,年龄跨度小,特点单一。因此,实验结果主要反映了大学生操作思维受积极情绪影响的特点,无论实验结果是否具有广泛代表性,都需要从不同社会职业、不同年龄阶段选取更多样本进行实验研究。
另一方面,对照对象唤起情绪强度。在本研究的实验材料中,虽然在上次观看测试后引起积极情绪的视频片段是中等强度的,但是每个参与者在试验中所引发的积极情绪是否难以判断,并且情绪的强度也在那里划分和衡量指标并不是一个好的标准。
7  结论
(一)积极的情绪对提高业务思维水平具有积极作用;
(2)不同性别影响的作战思维无显著差异;
(3)受文科和科学不同学科影响的操作思维差异不显着。
参考文献
[1] 石长地,蒋长好.积极情绪的脑机制[J]。“中国特殊教育”,2009年(6):80/85。
[2] 李立,宋建武.“操纵思想疏导式”教学法的试验研讨[J].搏击·技击科学,2006,3(10):79—80.
[3] Fredrickson B L. The most effective point of view [J]. American Scientist, 2003, 91: 330-3351.
[4]兰伟彬,经常管理。积极情绪的回顾。四川教育学院学报,2008,24(10):26-29.
[5] 王美娟、原姜佳.武术运动员操作思维敏捷性的初步研究。山东体育学院学报,1994,(1):23-26。
[6] Lee, A., Stemthal, B. The Effect of Positive Emotions on Memory [J]. Journal of Consumer Research, 1999, 26.
[7] 王鹏,方平.踊跃感情对团体与部分特性知觉加工的影响[J].第十二届天下心理学学术大会论文摘要集,2009.
[8] Bless,H.Clore,G.L.Schwarz,N.Golisano,V.Rabe,C.,Wolk,M.Mood and the Use of Script:Dit a's happy mood can really lead to mental disorder [J].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96, 71 (4).
[9] Goeleven, E. Raedt, R D., Koster, E H W. Influencing emotions on the suppression of emotional information [J]. Emotions and emotions, 2007, 31.
[10] Wyland, C.L., Forrest, J.P. "Bad Emotions and White Bears: The Impact of Emotional State on Suppression of Bad Ideological Ability" [J]. Cognition and Emotion, 2007, 21 (7).
[11] 李爱梅,孙玥.踊跃感情对决议行动的影响及其生理机制[J].统计与决议,2010(21):67—70.
[12]王滨。引用该报告.积极情绪在健康人格机制中的作用机制研究[J].河南大学学报,2006,46(5):153-156。
[13]许尚侠。操作思维与运动操作的关系[J]。华南师范大学学报,1982(2):57-63。
[14]孙立波。情感动员对高校冰球教学的积极影响[J]。冰雪运动,2006(2):92-93.
[15]JohnM.Silva,CharlesJ.Hardy,紧张,马启伟.赛前情感与运动表现[J].北京体育学院学报,1992,15(3):91.96岁
[16] 胡效芳,李见营,李涛,黄莹.积极情绪对竞技体操运动员稳定性影响的研究[J]。南京体育学院学报,2010,9(2):65-67.
[17]孙鹏。[2]安庆师范学院学报[J].当代运筹学研究方法分析,2007,26(3):67.
附 录
情绪唤起鉴定表
一,账号申请:10086 +电脑序列号(例如:电脑号码为24,即账号为1008624);密码与帐号相同。
科目:部门:班级:一级专业
性  别:               出生年份:
(1)观看第一部电影时,请仔细选择你目前的情绪状态:
快乐,快乐,兴奋,快乐,和平,和平,和平,中立,感觉
幸福、安逸、紧张、不厌恶痛苦,其他:
(2)观看第二部电影时,请仔细选择你目前的情绪状态:
快乐,快乐,兴奋,快乐,和平,和平,和平,中立,感觉
幸福、安逸、紧张、不厌恶痛苦,其他:
An empirical study on the influence of positive emotion on operational thinking
Major: Li Kangsheng
Instructor: Zhong Rongtao
Abstract: The purpose of the study was to validate the positive effects of positive emotions on thinking operations, experimental design 2 (positive emotions and "neutral emotion") x 2 (boys and girls) x 2 (art, science) in disciplinary design. In the study, college students were selected as experimental subjects. An experiment of operational thinking is carried out by evoking the emotions of the subject. As the results show, under the influence of positive emotions, subjects need less time and fewer steps to complete operational thinking under the influence of neutral emotion. It is worth noting that positive emotions can amplify the individual's attention and improve the individual's cognitive flexibility. Therefore, it is beneficial to fully exert one's operational thinking by maintaining this emotion. More importantly, gender or professional factors such as liberal arts or science have no significant impact on the full play of one's operational thinking. Individuals should be encouraged to maintain positive emotions when participating in fast-moving activities, such as sports games. In this way, operational thinking is motivated and they have a better chance to win the game.
Key words: Operational thinking, "neutral emotion", positive emotions
致  谢
经过半年的努力,论文终于完成了。
在连续半年的挖掘中,他的理论知识得到了巩固和完善,研究和实践能力得到了很好的发展,取得了很大的进步,达到了学院的培养目标。我非常感谢学院的培养。
首先,我非常感谢我的论文导师,钟荣桃副教授,对我的指导、鼓励、支持和帮助,从选题、过程监督、稿件修改、理论知识的高度和实践可行性的广度等方面给予了我的指导、鼓励、支持和帮助。我对成功完成这篇论文的工作大有帮助。
第二,我们非常感谢学院的领导和我们医院心理实验室成员的支持和协助,他们有出色的教师指导和良好的实验条件。在宏观的系统管理和具体的实验设计和测试中,它是非常有用和方便的,能够高效地完成论文的工作。
再一次,我非常感谢我的父母和家人在他们平时的学习中不断的尴尬。我总是提醒自己,我并不急于努力学习。
同时,同学们、朋友们和室友们讨论并纠正彼此的缺点,同时作为助手进行实验,帮助开展实验活动。
最后,谢谢。一直以来,研究结束。
【本文地址:https://www.xueshulunwenwang.com/biyelunwen/1075.html

上一篇:探究多层级网络结构规划设计

下一篇:本科毕业论文分离器滑阀分度孔钻模设计

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