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网站地图
  2. 设为首页
  3. 关于我们


论马克·吐温短篇小说的幽默艺术

发布时间:2018-12-07 15:18
马克吐温,Mark Twain,(1835年11月30日-1910年4月21日),原名萨缪尔·兰亨·克莱门,Samuel Langhorne Clemens,是19世纪后期美国现实主义文学的代表之一,被誉为美国文学界的林肯。他既是一名出色的作家,也是著名的演说家。
    在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当中,幽默和讽刺的结合统一得到了很好的表现:不仅具有独特的幽默语言,而且对社会进行了深刻意义上的剖析。
一、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的幽默艺术产生的背景
幽默,作为相对比较特殊的喜剧性样式和因素,它既是温和的,又是含蓄的,它是艺术家们的人生态度,它来源于现实生活中的美与丑,把正常化的社会现象极端化、荒诞化,最终产生笑的艺术。幽默,作为美国文学的传统,在早期的幽默传承中主要表现出来的是乡土幽默。它主要通过对人们的生活场景的描写,反映出了早期美国人民积极开拓全新的生活的面貌。而在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当中,幽默则会带来最为直接的审美感受,从而产生显示着人类的风趣诙谐以及高超才智的会意之笑。幽默,说到底,追求的就是一种喜剧性色感,俗称喜感,在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当中,渗透出的正是轻松而又愉快的感觉。一方面带给自己以快乐的感觉,另一方面,又把这样的快乐传递给了另外的人。马克吐温短篇小说的幽默,作为典型的美国式幽默,有着夸张、反传统的美感。
    马克吐温幽默文学小说的产生与马克吐温本人所生活的那个时代以及他所成长的环境息息相关。马克吐温所成长的年代里,当时正当美国的资本主义空前的膨胀的阶段,社会矛盾越来越严重,也也可以算得上是美国社会转型的非常时期,这个阶段,美国人民的思想观念也正在发生重大的变化,马克吐温通过对周围生活的观察,借由自身创作的诙谐幽默的文学作品,将自己的内心深埋的对社会的不满渗透到自己的文学作品当中,从而对社会进行讽刺。除此以外,马克吐温的文学作品创作中的诙谐幽默的语言,还有一部分受到了民间相传的给老百姓们带来欢声笑语的故事的影响,马克吐温将这些故事进行了整理归纳,并且和自己的文学作品进行了大融合。
 
二、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的幽默艺术的具体分析
(一)以第一人称贯穿始终
在文学作品的创作的过程当中,一般作家是不采用第一人称的形式,但是马克吐温则进行了尝试,他喜欢用第一人称的形式进行文学作品的创作,这使得他的文学创作的内容更加深入到读者的内心深处。无形中,自然而然的拉近了与读者之间的距离。除此以外,在进行文学作品创作的过程当中,在语言上幽默诙谐的同时,使用第一人称,就使得自己处在了文学创作的首要地位,不仅达到了拉近与读者之间的距离的效果,而且使得读者更加坚信马克吐温在自己创作的文学作品当中描述、表达出来的人物形象的真实可信程度,使得作者自己的语言在读者阅读的过程当中,无形中成为了读者自己本身的语言,使得文学作品中的点点滴滴在不知不觉当中渗透进入读者的内心深处,成为了读者自己拥有的一部分思想。
“我”既是作者本人 ,但又临驾于作者本人之上。“我”作为一个参加者,文学作品当中的每一个行动、每一次讲话、每一个瞬间都是面对读者的,从而在整体上直接影响了故事的情节发展的进程,与此同时,“我”又是一个旁观者。作为旁观者,常常会对故事情节发展过程当中,人物以及事件的始末作出道德方面的评论,从而将透过批评和指导的眼光摄取到的整体的画面以及思想传达给读者。不难看出,从第一人称的角度进行故事的叙述,能够给读者以身临其境的阅读效果,读者往往会忽略掉自己是在阅读作者给予自己讲述的故事的事实,而不自觉地将自己融入到作者创造出来的的故事意境当中去,就好像亲眼目睹了事请的发展的全部过程,从而产生特别的真实感,使得故事的喜剧效果得到增强;其次,第一人称的叙述视角使得作者的判断跃然纸上,生动、准确,为作者抒发自身的情感提供了很好的平台。像:《车上人吃人纪闻》,这篇小说当中,在没有了解事情的真相之前,听到疯子议员的故事之后,“我”的反映是:“他走了,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一次像当时那样惊奇,那样不快,那样惶惑。然而,我在心底里却由于他走了而感到高兴。尽管他的态度是那样亲切,他的声音是那么柔和,但是,每当他把那饥饿的眼光投向我身上时,我就会不寒而栗;当我
听说我已赢得他含有危险成分的好感 ,而且已经几乎和已故的哈里斯同样被他看重时,我的心差点儿停止搏跳了。我并不怀疑他所说的话;我不能对他那样一丝不苟地叙述的任何细节提出疑问。”为什么作为正常人的“我”会对陌生人叙述的故事深信不疑?这样的艺术效果充分反映了在现实生活当中,人民对“人吃人”现象的深信不疑,有可能不以这样的动物式把人活吃了,又或者就是选择其他的方式而已。在小说情节中,马克吐温把立法议员们冠冕堂皇的议事程序尖锐地形容成野蛮人进行弱肉强食的残暴行为过程,但是当了解了真相之后,“我”的反映是:“我感到无比欣慰,因为我知道刚才听到并不是什么嗜血吃人的真实经历,而只不过是一个疯子想入非非,但无伤大雅的胡诌罢了。”作者通过“我”在听了疯子议员所讲述的事实真相前后的反映的不同,揭示了人吃人的荒唐,丑陋,从而引人深思。马克吐温的小说,多是利用相对来说比较恰当的场合,对读者进行道德教育,鼓动政治变革,鞭挞官僚的腐败,从而对读者进行深刻的思想灌输。
(二)过于扩大化的夸张手法的运用
马克吐温的短片小说的幽默艺术另一大特色就是过于扩大化的夸张手法的运用。马克吐温通过夸张手法,对事物的本质进行描绘和进一步的反应,从而最终表达出主体思想。他的夸张手法的使用是充满新奇的,甚至有时候是荒谬的,但是却一点都不会让人察觉到不合理,这就是马克吐温的夸张的魅力所在:以现实生活为原型,遵循现实生活的内在逻辑。像:《我怎样编辑农业报》,这篇小说当中,作为农业报的编辑的“我”发表了这样一篇社论:“萝卜不要用手拔,以免损害。最好是叫一个小孩子爬上去,把树摇一摇。”但是当受到指责的时候,依然可以大言不惭地说:“谁说萝卜长在树上呢?我那句话是个比喻的说法,稍有常识的人都会明白我的意思是叫孩子上去摇萝卜的藤哪!”这段夸张的描写,把办报人的无知进行了扩大化的描述,不得不使读者感受到他的幽默。再如:《他是否还在人间》,这篇小说当中,写道四位画家都很有水平,却因为没有名声而遭到了冷落,因为资产阶级爱慕的是虚荣而并非艺术。最后四位画家的命运是一位假死另外的三人拼命吹虚他的随意勾勒的画,结果竟然成功了,并且获得了很多的钱。原先一幅用一棵大白菜都愿意进行等价交换的画,到后来却变成了五十万法郎的抢购。这篇小说的夸张合理中带有不合理,不真实中又带有一定的真实性在里面,把资产阶级的虚荣以及附庸风雅的丑态挥洒得淋漓尽致。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中的夸张以现实生活为故事发展的基础,与此同时,根据讽刺的社会现象中参与对象的某一特性进行扩大化的夸张,从而达到幽默的最终效果,让读者更加深刻的领悟到资产阶级的丑陋面貌。
马克吐温在进行文学创作的过程当中,喜欢把现实事物的某些特点和特性进行放大,同时马克吐温还会把自己的文学作品当中的一些内容进行故意的缩小,使得反差更加强烈,从而在读者的内心深处产生更加巨大的落差效果。像在《百万英镑》,这篇小说当中,马克吐温通过这样的反差效果明显的夸张手法进行了创作。在旧金山矿业经纪人那里当办事员的亨利·亚当斯在伦敦的一次奇遇:在伦敦的两位好兄弟打赌,把一张无法兑现的百万大钞借给了亨利。然而这样一次作为打赌的事件却成为了亨利人生的一次美好转折。马克吐温通过扩大化的夸张的描述揭露了当时英国社会的拜金主义思想风气的普遍存在。
 
三、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的幽默艺术的深远影响
    马克吐温生活在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向垄断的资本主义过渡的时代,他的优秀小说所表现出来的幽默,以及这种幽默引发的一连串的理智性思考,打破了社会多数人寄希望于资产阶级新势力的美梦,揭露了美国南北战争以后阶级矛盾不断激化,以及资产阶级的腐朽本质,并且对此进行了无情的嘲讽和批判。
    马克吐温创作的短篇小说当中,幽默往往就是把发生在小说故事情节当中的喜怒哀乐充分的融入到平静的客观事物当中的催化剂。在进行小说内容描写的过程当中,在相对比较轻松的大环境氛围下,插入幽默的部分,将资产阶级的道德沦丧以及虚伪的表皮紧密联系,达到讽刺的效果,把自身的思考以及对现实生活中的不满一一展示在读者面前,让读者在开怀大笑的同时进行深刻意义上的反思,从而去品位故事的真正意义。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的幽默艺术多在故事情节发展设计上的幽默,故事情节既反映出了当下现实社会生活的本质,又利用这份幽默,对美国的社会现实进行了语言上的无情揭露和批判。
四、小结
透过马克吐温的优秀的短篇小说,可以看到:马克吐温察觉到了各种各样的社会现象,诸如蓄奴主的种族歧视、处在压抑和迫害中的黑人的流亡、上层社会当中资产阶级的虚伪、贪婪以及凶残、基层人民的痛苦。。。。。。幽默给那些长期生活在苦痛当中的基层老百姓带来了一丝安慰,一丝欢乐,又或者是希望,马克吐温的创作,帮助老百姓减轻了生活的压力,摆脱了沉重的压抑,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一丝生机和活力。马克吐温是极为赞赏有幽默天性的人的,在他的感官当中,能够用幽默的态度去看待苦痛的人生,这也是一种幸福。正在接受者痛苦的人们需要利用这样的形式消除受苦过程当中内心世界的沉闷和压抑,从而很好的宣泄自身情绪。他说:“生活需要幽默,辛酸苦涩的生活更需要幽默来调节,同时让自己和自己的读者理智地去看待现实,看待社会和人生。”不得不承认,马克吐温是伟大的,他的幽默艺术在当时是救世主一样的存在。
参考文献:
[1] 金莉,秦亚青,《美国文学》[J],.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99.
[2] 常耀信,《美国文学史》[J],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2001.
[3] 张伯香,《英美文学选读》[J],.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5.
[4] 何东燕,《马克吐温小说的幽默艺术》[J],涪陵师范学院学报,2002(03).
[5] 童彦,《马克吐温小说中的幽默与讽刺艺术》[J],湖北成人教育学院学报,2012(04).
有需要更多博士论文请关注本站,中国学术论文网
中国学术论文网提供专业的硕士毕业论文代写_代写博士论文_代写硕士论文_代写毕业论文_论文发表_代写职称论文的网站,多年来,凭借优秀的服务和声誉赢得了社会的广泛认可和好评,联系电话:1342-6307-728!本文由本站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载地址!:“https://www.xueshulunwenwang.com”谢谢合作!(博士论文代写
【本文地址:https://www.xueshulunwenwang.com/boshilunwenzhuanti/yishuxueboshilunwen/847.html

上一篇:浅谈中国古典舞中呼吸运用的重要性

下一篇:浅析杉木幼林的不同抚育方式

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