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网站地图
  2. 设为首页
  3. 关于我们


慈善组织的公信力问题研究

发布时间:2018-07-29 08:25
Abstract
In recent years, with the promotion of government and social parties, charity in our country has developed greatly. Charity organizations are emerging all over,and play an role in Chinese economic development, social stability and charitable culture development. As the main carrier of charity activities, the charitable organization is also the foundation in the development of philanthropy. As the charitable consciousness of the public is awakening, the significance of credibility for the charitable organization has been widely recognized. It is not only the measuring standard how the charitable organization is operating, but also the philanthropy’s lifeline. Today, the affairs happened in the charitable organizations exacerbate the Problems of Lack of Credibility of Charitable Organizations in China, and have a direct effect on the charitable organization’s operation and the development prospect of the whole philanthropy. The lack of credibility in the philanthropy has already been attended by many scholars, but they only take the credibility of charitable organizations as or problem or countermeasure to undertake theoretical analysis in the process of the study of philanthropy and charitable organizations. Non-professional management, lack of independence and legal guarantee, weak supervision and so on, make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charitable organization’ credibility far behind. We should accurately grasp basic meaning and influence of the credibility of charitable organizations, in-depth analysis the problems in the process of ascension of the credibility of charitable organizations in shaping and existing, in reference to relevant foreign building experience, by improving their speciality and transparency, achieving its own independence, improving relevant legislation, strengthening supervision and other ways, to drive the credibility of charitable organizations’ development, and promote the cause of charity and charity development, enrich the research on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the credibility of charitable organizations in our country.
Key words: Charitable Organization; Credibility; Credibility of Charitable Organizations
一、慈善组织的公信力一般理论
(一)慈善组织公信力的含义
公信力从根本上来讲指普通公众的信任度。公信力可以分为政府公信力、媒体公信力、民间组织公信力和企业公信力等诸多方面。作为一种组织公信力,慈善组织的公信力可以概括为慈善组织获取公众信任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慈善组织的公信力指数问题直接影响我国慈善事业的繁荣。慈善是以自愿和信任为根基,社会公众的认可和支持为其发展有重要影响。中华慈善总会前会长阎明复曾这样表述过,“慈善机构必须具有良好的信誉和社会公信度,才能够生存、发展、壮大,才能够不负公众的希望,履行慈善事业赋予的崇高而又神圣的职责”。慈善组织的公信力一般是通过法律约束和自我约束来完成的。我国慈善事业的相关政策法规不够完善具体,法制不够健全是制约慈善事业进一步发展的主要诱因,直现在为止,我国并未制定一部用于鼓励和规范慈善事业发展的法律法规。
(二)慈善组织存在的必要性
市场的失灵、政府的失灵以及第三次的利益分配等问题刺激了我国慈善组织的发展。市场作为一种实现资源高效配置的途径,能够积极有效地发挥市场主体获取相关信息、创造巨大财富的能力,进而推动生产率的提高,通过这只“无形的大手”使社会的资源得以高效的配置。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市场并不是万能的上帝,市场也会出现失灵的情况。若把市场失灵比作“看不见的手”不能发挥作用的地方,那么政府失灵则可以比作“看得见的手”不能发挥作用的地方。政府失灵的主要表现为公共产品的供应短缺,也可以理解为公共产品的提供不能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生活的需要。在这种尴尬局面下,慈善组织开始登上舞台,其参与下的第三次分配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市场失灵、政府失灵所导致的贫富差距加大、资源分配不均等弊端。第一次分配是通过市场实现的分配,市场机制从本质上看就是优胜劣汰,当其失灵时,可能会产生垄断。市场竞争必然会导致财富过度集中,贫富差距加大,最终导致社会分化的恶果。此时,政府开始用“有形”的手干预经济的分配,也就形成了第二次分配。慈善并不是近代社会的产物。在阶级社会产生之初,贫困差距萌芽时,慈善就开始登上舞台。在之后的历史长河中,慈善组织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其通过有组织的运作,能够将社会的闲置或剩余资源按照志愿原则进行整合后分配到需要救助的弱势群体手中,形成了财富的再分配。随着市场经济在我国的不断推进、社会风险的不断增多、贫富分化的不断加剧和政治文明水平的不断进步,这种利益分配将充分发挥其重要作用。一个慈善组织长久有效运行,需要充足的资金,公众的捐赠,这将成为是慈善组织资金的主要来源。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善款的来源,需要以大批有捐助行为的社会成员为基础,这些具有社会责任心的社会成员对慈善组织的充分信任,是慈善组织发展的支柱。
(三)国外慈善组织公信力的塑造的经验及对我国的启示
 1.国外慈善组织公信力塑造的主要经验
 (1)美国
作为慈善组织发展温床的美国,早在十九世纪左右,托克维尔就将这种志愿组织比作解决社会平等问题的重要反映。当然,美国早期的民主政府为公民联合形成志愿协会提供了肥沃的土壤。美国的慈善组织事业是非营利组织事业中最为重要的一个分支。美国将非营利组织分为公益组织和互益组织两类,前者一般指慈善组织,只要捐赠人向公益组织的捐赠,就可享受到税收优惠,当然,互益组织的捐赠不能享受税收的优惠。往下细分,美国慈善组织又被分为两类:公共慈善机构和私立基金会。一般来说,私立基金会的法律制约较公共慈善机构多,在税收减免政策方面,私立基金会的优惠幅度较公共慈善机构低。若不能证明自己属于公共的慈善机构,就会被划为私立的基金会一类。由此可以看出,在税收的减免、监管等主要方面,美国《税法》对公共慈善机构及私立基金会进行区别对待,实行迥然不同的标准,管理思路也形成强烈对比。一般公共慈善机构资金的来源较为广泛、构成复杂,所以实行较为宽松的管理形式;而私立基金会一般由企业、个人出资为多,为了防止不法行为的出现,政府常常会出台一系列较为苛刻的运行标准。当然,美国的《国内税收法典》对慈善组织信息公开的程度和程序、联邦税务局监管的力度和范围也会进行一定的规范。该法规定了慈善组织有义务向社会公众进行信息公开。
 (2)日本
日本现有法律中并没有出现“慈善组织”的字眼,非营利组织可以算其“近亲属”。日本《民法》规定的慈善组织一般表现为公益法人。1998 年正式实施的《促进特定非营利活动法》对特定非营利组织成立的条件进行了明确的阐述。此外,日本的《民法典》将社团组织分为公益性、营利性两大类,针对公益组织的建立设立了较为严格批准制度,将公益组织的运作置于政府机构的掌控。但是,日本法律规范中关于信息公开的规定并不常见,最近唯一的规定出现在《公益组织组建及监督标准》中进行了简单的阐释:有关诸如公益组织运作或财经情况的信息可以在自愿的基础上予以公开。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在日本,公益组织可以对信息进行公开,也可以选择不公开,此外,该规定并未提及资料公开的先关程序。日本对公益组织监督的制度设计重点在政府机构,具体体现在《促进特定非营利活动法》、《促进特定非营利活动法》等法律规范之中。若存在充足的理由怀疑某非营利组织存在违背相关法律规范的活动,则相关的政府主管部门有权利要求别怀疑的非营利组织提交其近年来有关的经营活动情况的说明书,或者直接派遣相关的政府主管部门人员前往被怀疑的营利组织办公地点,对其相关的经营记录、文件及其他资料进行细致的审查。当然,若政府主管部门依照以上的规定对别怀疑的非营利组织检查,进行检查任务的人员需要向被检查的组织或者向接受检查地点的董事提交一份关于检查原因的说明书,同时允许被检查组织的要员进行阅览。担任以上检查任务的人员必须出示能够证明其官方身份的有效证件。
 2.国外慈善组织公信力塑造对我国的启示
虽然以上两个国家相关的立法模式、监管机构并不相同,但对于我国的慈善组织公信力构建的重要借鉴作用是共同存在的。第一,各国都具有完备的法律制度。美国的《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地位最高,其次为联邦法律、各州的宪法、各州的专门法律和地方性法律法规。在联邦层面,以《国内税收法典》为母法,其他法律的规定根据相关母法进行制定和细化,相关条款必须保持高度地一致。而日本虽然过去没有慈善相关的统一立法,规定较为分散,但随着《促进特定非营利活动法》的颁布,较为细致地阐述了慈善组织、慈善活动以及相关的税收优惠,这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分散立法的弊端。第二,管理和执法过程必须严格按照相关的法定程序,自由裁量权适用范围并不广泛,此外,对政府的执法或其他决定存在不同意见的组织有权利进行上诉。在慈善组织的信息公层面,信息公开平台的顺利运行,美国慈善导航网的第三方评估机构的评估方法、评估机构的顺利开展,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和汲取;在对慈善组织的相关监管方面,依靠国家统一的税收对慈善组织的活动进行有效的监督,同时,赋予慈善组织一定的立法权利,也是我们可以借鉴的。
二、我国慈善组织公信力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一)我国慈善组织公信力的现状
我国的慈善组织之所以发展壮大主要可以归结为两个方面,第一,慈善组织主要是通过平等的手段来救济帮助社会上的相对弱势的群体。作为一个“中介机构”, 慈善组织以公信力为支撑进行社会的资本再分配活动,这无疑对调整我国的财富结构,维护社会稳定、社会和谐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第二,处于弱势群体的人们不需要因为生活所迫而出卖尊严、乞讨过活,而是让他们相信社会温暖人心的潜力,使社会更加和谐、让社会的正能量广泛传递。但是,这其中不乏一些小插曲。 2011 年“郭美美”事件的曝光,让我国的慈善组织的公信力遭到严重质疑。媒体、网络又扒出以前的甘肃玉树地震的善款风波、壹基金的身份风波等众多与慈善组织公信力密不可分的事件,使得我国慈善组织的公信力步履维艰,也使得社会公众投身慈善组织事业的热情变成对慈善组织事业的一片质疑。2011 年郭美美事件曝光,其微博的身份认证填写的是红十字基金会下属部门的一个商业总经理,尽管最后这个身份被认定是其编造的,但此事件的曝光就像一个导火索,但绝对不是源头,将标榜以公信力为核心的慈善组织事业“无情”地推向了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
社会福利保障作用的充分有效发挥需要慈善组织的辅佐,而慈善基金也构成了慈善物资的主要组成部分。在1981 年,我国首个慈善组织基金“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顺利成立,是我国慈善事业的兴起的重要标志。从改革开放以来,慈善组织迅速发展壮大,成为一颗最耀眼的明星。慈善组织的正常运转需要以其公信力为一定的基础,体现着慈善组织事业的基本责任和根本目标,公信力标准作为慈善组织事业发展的核心,界定其是否缺失的重要依据就是普通公众对慈善组织事业发展现状的态度。随着“郭美美”事件的持续发酵,“天价采购电子产品”“天价帐篷”等负面信息从未停歇,能让社会公众信任的力量转变成了备受质疑的焦点,同时,公信力的缺失也使得社会公众对我国慈善组织事业的现状极为不满,使社会民众对慈善组织事业产生麻木之感,更有公明认为慈善组织事业没有发挥其本身应在社会公共服务中的积极作用。
(二)我国慈善组织公信力存在的问题
1.我国慈善组织的法律地位模糊
我国慈善组织的法律地位不够明确,也没有准确的性质界定。慈善组织事业的法律分类模糊,毫无疑问会影响其法律定位,而法律的明确定位,则是树立公信力的一个有力支撑和保障。法律是国家最明确、最直接、最具有公信力的宣言,它可以通过规范人们的外部活动或者行为,从而对人的内心进行一定的调整和控制,它是客观的、公示的,一旦违反了就应该承担相应责任。而我们也应该清楚,法律可以调控的前提,是有一个相应的或是包含于内的在法律概念来界定这样一个行为或者一种现象。也可以这样理解,法律上的某个具体的概念,其内涵对其进行了覆盖,外延也在一定程度上包含了它,唯有如此,它才可以适用相关的法律规定,被一国的法律所调整。但是我们现在面对一个尴尬的境地,我国慈善组织的法律地位并不是非常明确,或者直截了当的说,我国的法律条文中并没有一个相应统一的法律概念来对其的性质进行界定或者阐述,这必然导致在制定和适用法律时出现混乱差错,对其性质、功能、限制混淆不清,存在侥幸心理的人就会通过钻法律空子,从而成功地规避自己本应该承担的相应法律责任。综上我们可以得出,要使慈善组织得到人们的充分认可、信任,首先需要为其“正名”,赋予其一个正当的法律地位。
2.我国慈善组织的自身建设不足
慈善组织自身存在的问题可以概括为这样几个方面:第一,慈善组织的财务管理制度不够规范。每一项事业要想能持久的发展下去,就需要有健全的制度进行一定的支撑,仅依靠热情、理想、意识是不能实现的,当然,我国的慈善组织事业的发展也不例外,我国慈善组织事业的发展也离不开健全的系统制度来保驾护航。我国慈善组织事业的财务管理制度能否达到合理规范,对慈善组织工作效率高低有着必然的影响。第二,慈善组织专业人才的匮乏。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中国的慈善组织事业也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张,同时矛盾也凸显出来,我国的慈善组织事业的相关从业人员的素养不高、专业化程度不高,专业人才的缺失现象较为突出。慈善组织事业的发展出现的信任危机使社会公众疾呼,慈善组织需要专业的优秀人才进行队伍的填充,引领规范我国的慈善组织向规范化、专业化方向发展。但是我们也必须清楚的认识到,多数的高素质、有潜力的专业人才由于薪酬、资源等因素的考虑,进入慈善领域工作并不是他们的优先选项。资源瓶颈不可避免地造成了人才缺乏,反过来又因人才的匮乏,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我国慈善组织获取资源的水平和范围,而这种恶性循环的形成,对我国慈善组织事业功能的正常发挥、慈善事业的蓬勃发展造成不少的阻碍。总之,我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才储备缺乏,高素质人才匮乏,流失率也较高。第三,我国的慈善组织本身缺乏高度地服务意识和重要的使命感。我国慈善组织的使命是慈善组织事业赖以生存的重要基础,是慈善组织事业对自身和整个社会做出的重要承诺。然而,我国慈善组织在运行过程中,不乏一些不良行为的出现。慈善组织进行慈善捐赠是好事,但是若是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趾高气昂地对待被救助的人,就是其自身的职责和定位出现了偏颇。我国的慈善组织作为社会上活跃的重要组织,具有暖化人心、维护社会和谐的重要作用。所以,我国的慈善组织需要明确自己的重要使命,发挥自己应有的重要作用。
3.我国慈善组织的外部监督机制不健全
近年来,信息网络飞速发展,公众获取信息的渠道也愈加快捷方便,社会公众可以通过这些便利的条件对我国慈善组织事业的运作进行有效的监督。我国的现状是我国的媒体并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媒体监督成效并不显著。从政府和媒体机构的关系来讲,在我国,政府和媒体之间存在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我国的媒体机构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政府操控的,有时被称作政府的“宣传工具”。此外,我国的政府和某些慈善组织特别是官办慈善组织间有着一定程度的依附与被依附关系,这必然会导致媒体不敢也不能对我国慈善组织事业发展中存在的弊端给予真实有效的报道。纵然媒体进行了相关的报道和解释,也是因为社会的强大压力,披露并不能真实反映实情,流于形式化。此外,我国的媒体监督存在严重的滞后性特征。在国外发达国家,公众和政府的监督部门在多数的情况下是依照社会媒体机构对慈善组织事业问题的曝光进行问题的追查。但是我国却存在这样一种“怪现象”,也就是说最应注重信息的时效性的媒体机构常常是在我国政府机构、其他相关监督部门对慈善组织事业暴露的弊端进行了相应的处理之后才进行含糊的报道,这种媒体监督的滞后性必然会严重影响媒体机构对慈善组织事业开展活动的有效监督。再者,同行的监督力量也较为薄弱。我国一些慈善组织特别是官办慈善组织借助于政府机关权力的笼罩,聚集了数目可观的财富,在很多方面对慈善行业形成了垄断,这种基于我国政府机构庇护所构成的垄断格局必然对我国慈善组织机构提供服务的质量水平产生重要影响,同时也会恶化社会公众对我国慈善组织事业的不信任乃至反感。反过来说,打破垄断,形成行业之间的有效竞争能够很好地防止慈善组织的官僚化。同时,慈善组织事业在激烈地竞争、公众的强大压力下也会更加注重服务态度,提高自身的服务水平,完善相应的治理结构。社会公众能够在开放的社会环境中,对我国的慈善组织事业的活动运行进行有效地监督,为我国慈善组织事业的有序平稳发展出谋划策,进而推动慈善机构提高公共服务的水准。
4.我国慈善组织发展的社会环境缺失
只有发展到一定阶段,社会组织才会产生。社会组织的产生是与社会的发展状况紧密联系的,我国的慈善组织活动树立的公信力明显不足在我们现阶段算是司空见怪的事情了。当然,这与我国的社会发展环境是密不可分的。从我国的社会状况分析来看,我国现有社会环境是不利于慈善组织平稳有序发展的。主要体现在:现阶段我国的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尽管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我国各项事业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步,但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我国是一个人口大国,我国属于发展中国家,是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国家的平均的经济水平较发达国家差距甚大,国民的平均收入还有提升的空间。也正出于这种社会现状,针对我们的慈善组织来讲,最重要的影响就是善款募集较为困难。人均所拥有的财富并不多,怎么可能会饿着肚子去做慈善,这也是强人所难的事情。纵观全球,慈善事业高度发展的国家,一定有较为雄厚的经济实力做后盾来支撑。目前,虽然我国经济有了一定的发展,但是我国的经济发展水平还是落后于西方国家的,这也构成了我国慈善组织发展滞后的重要原因。我国的慈善组织事业发展所需的大环境并不成熟,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制约着慈善组织的公信力树立和维护;第二,我国的社会信任危机和慈善氛围并不浓厚。目前,我国社会正面临着始料未及的政府信任危机、商业信任危机和人际信任危机。这种严重的社会信任危机必将严重降低社会公众对我国慈善组织事业的信任度。
三、提高我国慈善组织公信力的建议和对策
(一)明确我国慈善组织的法律地位
      1.完善立法体系
我国关于慈善组织事业的法律法规以及政策是促进慈善组织事业健康发展的关键环节,缺少了慈善组织的法律法规或者政策规定,必然会在很大程度上限制我国慈善组织事业的平稳发展,也较容易发生慈善组织筹集的资金被挪用、贪污等弊端,势必严重冲击社会公众对我国慈善组织事业的公信力,进而引起慈善组织的事业危机。我国已经陆续制定和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基金会管理条例》等相关的法律法规,但我们也必须清楚的认识到,现存的法律法规并不能很好地满足和适应我国慈善组织事业的健康有序发展。而我国法律的滞后则成为限制我国慈善组织事业发展的主要诱因。到目前为止,我国并没有专门的关于慈善组织事业的法律规定,而《捐赠法》也只能解决关于捐赠所产生的一系列矛盾和纠纷,并不能很好地解决我国慈善组织事业中暴露的诸多弊端。虽然在中央文件和政府报告中对慈善事业的性质进行了一定的阐述,但这远远不能满足我们队慈善组织定性的强烈要求。从根本上来说,我国慈善组织的性质还是需要通过正规的立法来进行规定的;我国慈善组织中独立法人的地位要求,与我国目前法律中、政府主管部门中要求我国慈善组织须要有上级主管部门进行管理的规定是相相互矛盾的。当然,这一做法也将会严重的限制慈善组织的平稳有序发展,而最终确立慈善组织的独立地位只有通过正规的立法来规定。我们还需认识到我们当前的一些不足,目前我国关于慈善组织方面的立法规定并不是非常地完善,需要进行一定的改进。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进行解决:第一,出台单独的慈善组织法,立法中应明确规定慈善机构的性质定位等。我国的慈善机构是慈善事业的重要主体,通过立法来确立其独立的法人地位,对其性质、运行规则进行明确地阐述,将会推动我国慈善组织的独立健康发展。第二,废除我国慈善组织必须有主管单位的法律规定,如若不然,将很难维护我国慈善机构的独立法人地位,也很难让慈善组织在自律的条件下独立良性运行。第三,强化处罚机制,对慈善组织中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较为严厉的处罚,尤其需要的是防止企业、个人或者我们的社会团体借慈善之名而行逃税之实的“狼披羊皮”的行为。
总之,尽快的出台出一部单独的《慈善组织法》,是对于我国慈善组织和社会捐赠活动给予法律上保障和监督的重中之重。唯有如此才能使得慈善组织中政府、捐赠者和接受者的相关的权利义务都有较为完善的保障体系,在最大程度上避免由于法律法规的缺失导致的慈善组织的资金被挪用、贪污等问题的发生。就慈善组织的长远发展来分析,慈善组织的有序发展必须要有与之相配套的法律法规作为后盾支撑,只有具有强制执行力的法律规定才能保障我国慈善组织的有序稳步发展。没有一个健全完善的法律法规就不可能出现一个平稳发展的慈善组织。
  2.改革双重管理体制
在我国,若慈善事业组织需要申请成立,必须经过政府的一系列审核程序。首先,慈善组织需要找到政府的主管单位和登记机关才可以注册,这种方法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政府的强烈干预。成立后的组织受到政府主管单位和登记单位的双重管理,这一点目前遭到的质疑声最多。由于在这种体制的存在,会使得一些民间小团体组织不能取得合法的资格进行相应的慈善活动,势必将大批的民间组织拒之门外。此外,对获得登记的慈善机构疏于管理,对其行为没有很好的进行监督、制约。我国亟需出台完整的慈善法来明确慈善事业独立的法人地位,对慈善组织的相关的性质、目标、宗旨和审核程序等方面做出具体阐述,让我国的慈善组织成为法律意义上的独立法人,而非现存的权力机构的“附属品”,提高慈善组织的公信力。唯有对双重管理体制做出修正,才能让我国的慈善组织真正地实现独立,进而促进我国的慈善组织的健康有序运行。
从 2011 年来,各地陆续进行了社会组织管理体制改革的试点工作。如首都对公益慈善类社会组织实行民政部门直接登记,建立“一口审批”的绿色通道;在试点改革的前沿广东,除特别规定、特殊领域外,将业务主管单位改为业务指导单位,直接向民政部门申请成立社会组织。但我国统一的法律法规对此没有细致的阐述。针对这个问题,英国由专门的慈善委员会对慈善事业进行有效监督的方法值得我们的借鉴,可以将“双重管理体制”改为由民政部门登记和管理。目前,我国的慈善组织管理机关是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民政部民间管理局的管理对象是所有的社会组织。考虑到慈善组织的特殊性,考虑到我国的实际国情和现状,我们可以借鉴英国的相关方法:在民政部下设立相应的慈善司,由慈善司对慈善机构来实行单独监管或者指导。设置的慈善司的权限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慈善事业的登记工作;第二,对慈善事业进行相应的年审;第三,对慈善事业的信息公开工作范围进行监管;第四,对慈善事业的违法行为进行调查处理。同时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慈善机构没有出现违法行为时,行政机关不能过多的干预慈善组织的正常运行,但可以定期对慈善组织的相关服务人员进行技能培训。
(二)加强我国慈善组织的自身建设
 1.完善内部治理机构
我国慈善组织并没有形成良好的内部治理机构,也没有形成良好的内部约束体系。在我国,慈善事业的发展常常是由单个人带头成立,因而在慈善组织中常常会带有较为浓重的个人色彩,而创办者往往大权在握,任何事情都自己决定,没有理事会和监事会对其进行有效的制约,不免发生贪污、腐败等弊端。在我国慈善事业内部合理地建立理事会、监事会是较为明智的选择。通常来说,理事会是一个企业和组织的最高权力机关,该机构能够单独做出一系列的重大决策,如组织的规章、战略发展、操作行为以及分配标准等,并对其实施进行有效地监管。一般来讲,理事会任命慈善组织的负责人,负责人反过来对理事会负责,理事会监督作用的发挥是至关重要的。凡是组织的重大财务问题必须由理事会的全体成员一致同意并决定。理事会可以强化其对财务的监控,聘请独立的会计人员对慈善机构的财务进行独立的审核和监督,来防止慈善组织的财产出现流失等情况的发生。
2.完善信息披露制度
我国慈善组织的信息披露应该是及时、准确和完整的,唯有达到上述三点标准才能符合我国关于信息透明的条件,才能很好地消除社会公众的一些疑虑,最终能够促使我们的社会公众自愿通过我国的慈善组织事业来实现帮扶济贫的美好愿望。而要实现及时、准确、完整的披露慈善事业的相关的重要信息,必须建立起一整套完善的慈善信息的披露体系,这不仅仅是社会公众进一步了解我国慈善事业的主要方式、社会公众自愿支持慈善机构和慈善事业的重要保证,而且也是重塑慈善事业公信力的当务之急。我国的慈善事业目前之所以遭到不少质疑,与慈善组织的信息不透明不公开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进而导致社会公众无法及时、完整的获取慈善机构的资金信息、无法了解筹集资金的运用情况。总的来说,真实、有效、完整的信息披露制度对于我国慈善事业的建设来讲是必须和必要的,若公众一直不能有效地获取慈善事业的信息,一直不清楚善款的使用情况,那么慈善事业对社会公众来讲便是毫无公信力可言的,不可避免的是越来越多的质疑、愈来愈少的捐赠和停滞不前的慈善困境。完善慈善组织的信息披露一般要求以下两点:第一,披露信息要完整有效。完整的信息披露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募捐活动的主要信息、受捐组织的详细信息、接受捐赠的主要信息、组织的财务信息以及捐赠款物使用的详细信息等重要方面。但纵观我国的慈善组织,只有很少的比例可以做到上述的要求,我国的大部分慈善事业很难具体的对上述提到的重要信息进行准确地披露,更有不披露者,所以,我国社会公众获取完整的慈善事业的相关信息是较为困难的。第二,定及时期对慈善事业的相关信息进行重点披露。我国的《公益慈善捐助信息公开指引》中提到:日常性捐助信息,应在信息公开主体收到捐赠后的 15 个工作日内公开捐赠款物接受信息;重大事件专项信息,应在收到捐赠后的 72 小时内公开捐赠款物接受信息,或按有关重大事件处置部门要求的时限和要求公开。
(三)完善我国慈善组织的外部监督机制
 1.强化政府的监督
我国的慈善组织缺乏一个有效的政府监督也是导致当前组织公信力较差的一个重要诱因。我国慈善组织公信力的提升,离不开强有力的政府监管。政府机构有权利更有义务对我国的慈善事业发展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尤其应当在各方监督中做出表率作用,作为监督中的领头羊,在对慈善组织事业的监督过程中发挥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作为一个合格的监督者,政府机构必须要明晰其监督主体的相应的职责,同时需要发挥其他监督主体的重要力量,依法履行自己的监督职能。目前,我国各方对慈善事业的监督职责并不是非常清晰,政府机构需要确定各方监督主体的重要职责,加强对各方监督资源的整合进度,最终达到整合后的资源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功能。当然,我们需要不断地挖掘其他合格的监督主体,让政府与各方监督力量一起发挥作用,使得我国的慈善组织形成良好运作的新态势。总的来说,我国政府机构需要着力解决的重要问题可以概括为:第一,严格区分好登记管理机关、业务主管单位的相应的职权;第二,明确政府实施监督的相关的程序和方式;第三,强化政府机构监督的透明度建设,深化与社会公众、媒体的合作交流;第四,完善相关评估团体制度建设,比如审计团队和会计团队。第五,明确规范其他监督主体的重要职权。
 2.强化社会的监督
从国外的各种外部监督分析来看,当属社会监督为最重要的监督方式。一般来说,国外社会监督是通过新闻媒体的监督、社会公众的监督以及社会评级机构的监督来实现的。综合我国当前的实际状况,社会公众的监督和新闻媒体的监督是一项艰巨长远的工程,这与社会文明程度的高低,法治化水平的高低密切相关,需要经过长时间的发展来完成的。在我国针对现阶段来说,完善社会监督机制的最为有效的方法就是运用法律,赋予社会组织监督权来直接参与对我国慈善组织事业活动的监督。当然,这个执行监督职能的社会组织要保证相对的独立性,与我国慈善组织不能存在某种直接或者间接的利益关系,完全独立于我们的政府机构、慈善组织。对此,通过借鉴美国的慈善组织的评级制度,依靠国家通过财政支持和政策引导等来鼓励有技术有经验的社会公众成立相应的慈善机构社会评级机构,制定具体可行的评级制度。我们进而可以通过建立这种评级制度,引导社会公众进行慈善捐赠活动,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督促慈善组织进行自我的监督的深化。
(四)构建我国慈善组织发展的社会环境
 1.树立慈善榜样
在欧美的一些发达国家中,富豪的子女可以不懂得怎么赚钱,但是一定要懂得如何消费,怎么取得最大的社会效益。我国富豪企业家的子女也应知道如何把钱用得得当好处,如何能产生最大最理想的社会效益。慈善学堂的设立和开办能够有效地帮助这些富孩子们找到回馈社会的最佳办法。作为富人代表的比尔.盖茨一人就已向慈善组织捐献了 200多亿美元,巴菲特则向各种慈善组织总共捐出了 370亿美元,华人首富李嘉诚也宣布了将向各类的慈善组织巨额捐款的消息。在1988年,成龙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慈善基金会,目的是帮助贫苦孩子、残疾人士和老年人,对那些在科学和艺术领域颇有追求的学生进行捐赠。我们不得不承认,近几年无论是捐钱捐物,亦或是慈善机构的代言,成龙都竭尽全力。伴随成龙电影在全球影响力的扩大,其旗下的慈善事业也日益壮大,到目前为止,大哥成龙在近30个国家、50多座城市做了百余件善事。2004年2月,在中央电视台第二届“2003年感动中国十大新闻人物”的评选中,成龙因热心参与各类的公益事业,被授予了“感动中国人物”的荣誉称号。成龙当之无愧成为我们内地的慈善榜样,而我们社会需要这样的慈善榜样。因为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慈善的浪潮。陈光标的高调慈善我们不去评说,但是,他的举动的确推动了我国慈善事业的进一步发展。我国强调先富带动后富,并且我国已存在一批先富的人群,这些先富起来的人需要做的就是通过慈善等形式来带动我国还是不富裕的群体。树立慈善榜样就是不错的选择,但我国也确实缺乏一批真正致力于慈善的榜样。寻找致力于慈善活动的人,并树立起慈善榜样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2.树立正确的财富观和价值观
美国慈善之父----卡耐基曾经说过,一个人不把自己一生所得到的财富反馈与社会,那么他的行为简直就是在犯罪。但在我国,由于在长期封建社会中所逐渐形成的守财意识十分浓厚,很难做到将自己的财富反馈到社会中来。当然,这也与我国社会保障体系不够完善有重要关系。希望我们的社会公众自愿的捐献出自己辛勤劳作积累的财富,完善我国的福利保障提携、提高国民的社会保障福利水平是必须的。只有对我国的社会保障体系进行了完善的规定并将其落实,才能慢慢地转变社会公众对待财富的认知。中国人民大学郑功成教授曾阐述现代公共慈善的理念是,慈善是一种公共行为。社会捐赠应以慈善组织为中介,将捐赠和受赠进行分离,捐赠人不知道帮助了谁,而受助人也不知谁对他进行了帮助,这己潜移默化地成为了我们的国际惯例。不管是捐赠人亦或是受助人,他们的人格都是平等的,救助弱势群体应当成为整个社会的自觉行为。
慈善事业不单单是某个个人、社会团体或者政府机构的专属事业,而应该讲我们的慈善事业做成社会公众普遍参与的事情,形成一个全民的大事业。逐步加大对慈善事业的宣传力度,通过多种途径多种形式来宣传慈善文化和慈善理念,培养公众的慈善意识,使得公众树立起正确的财富观和价值观。
 
 
结语
我国的社会经济处于稳步快速增长时期,我国的慈善事业同样是日新月异,不断地学习成长。慈善公信力是一个综合性强、涉及内容广泛,且极具敏感性的元素,在不断变化的社会环境下,慈善组织要想牢牢站稳脚跟,具有公信力尤其重要。本文通过研究发现慈善组织目前面临着慈善事业的法律定位不明,我国慈善组织自身建设不足,我国慈善组织的外部监督机制不健全以及我国慈善组织发展的社会环境缺失,慈善组织与公众之间缺乏有效的信息沟通,慈善组织的社会知晓度低等困境。在综合分析以上问题的基础上,对如何提高慈善组织公信力提出了自己的对策思考,指出应当从完善监督机构建设,加强组织管理制度建设,明确我国慈善组织的法律地位,即完善立法体系和改革双重管理体制;加强我国慈善组织的自身建设,从完善内部治理机构和完善信息披露制度两方面努力;完善我国慈善组织的外部监督机制,即强化政府的监督和强化社会的监督;构建我国慈善组织发展的社会环境,从树立慈善榜样和树立正确的财富观和价值观两面方来努力,注重组织人员队伍建设,提升组织战略管理与规划水平,加强意识修养,注重宣传与对话等方面进行慈善组织公信力建设。
通过本论文的撰写,以期对我国慈善组织公信力建设方面的理论研究与实践发展提供一定的借鉴。
 
参考文献
 [1]胡锦涛. 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前进 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 [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
[2]孟志强,彭建梅,刘佑平. 2011 年度中国慈善捐助报告[M]. 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12.
[3]徐宝炎. 社会转型期中国慈善事业发展研究[D]. 天津:天津财经大学,2010.
[4]刘少杰. 国外社会学理论[M].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
[5]董才生. 西方经济社会学关于信任的研究述略[J]. 社会科学辑刊,2006(3).
[6]董才生. 论吉登斯的信任理论[J]. 学习与探索,2010(5).
[7]罗明霞. 国家与社会关系视野中的我国慈善事业管理制度研究[D]. 广西:广西大学.
[8]黄家瑶. 系统论视闭下的慈善组织建设[J]. 齐鲁学刊,2009(5).
[9]张奇林,李君辉. 中国慈善组织的发展环境及其与政府的关系:回顾与展望[J]. 社会保障研究,2011.
[10]汪进,胡尹慧. 对提升我国慈善事业公信力的政策考量[J]. 法治与社会,2008(3).
[11]黄震. 信息公开是慈善组织的生命线[N]. 中国社会报,2009(3).
[12]崔树根,朱玉知. 慈善组织的公信力建设浅析[J]. 社会工作,2009(8).
[13]陈东利. 论中国慈善组织的公信力危机与路径选择[J]. 河北师范大学学报,2012,35(1).
[13]潘家华,魏后凯.城市蓝皮书:中国城市发展报告(No.4 聚焦民生).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
[14] [美]加里·贝克尔.人类行为的经济分析.王业宇、陈琪译.第二版.格致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
[15]王俊秋.慈善组织建设在慈善事业发展中的作用[J].山东工商学院学报.2008.
[16]崔炜,周悦.论中国慈善组织的角色定位与发展路径[J].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0.
[17]陈东利.论中国慈善组织的公信力危机与路径选择[J].河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
[18]冯明慧.浅析重塑慈善组织公信力的机制建构[M].社会学研究.2011.
[19]郑功成. 现代慈善事业及其在中国的发展[M].学海2005.
[20]何占华 .关于慈善助学工程建设的思考.中国水运.2007.
[21]王娜.慈善组织公信力研究—以吉林省慈善总会为例[D].长春工业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1.
[22]沈纾丹.非营利组织志愿者管理策略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硕士论文.2009.
[23]龚培兴 陈洪生.政府公信力:理念、行为与效率的研究视角[M].中共中央党校学报.2003.
[24]伍丽群.点击率与网络媒介公信力的缺失研究[M].新闻爱好者.2010.
[25]于慎鸿.程序公正与司法公信力[J].南阳师范学院学报,2005.
[26]王名.中国社团改革:从政府选择到社会选择[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
[27]欧阳海燕.2011 中国人信用大调查:诚信危机刺痛中国[J].小康.2011.
[28]刘坤.英国慈善法律制度对我国慈善立法的启示[M].社团管理研究.2011.
[29]陈瑜.香港慈善监督管理机制及其启示[J].求索.2012.
[30]瓮婕.美西方国家慈善监管制度对中国慈善事业的借鉴意义[M].现代商贸工业.2010.
[31]闻丛.国外慈善组织监管的基本做法[J].学习月刊.2011.
[32]张娅茜.我国慈善事业发展的法制进路与优化[J].求索.2010.

本文是本站(中国学术论文网)原创的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载地址,恳请百度收录!本篇文章是一篇代写硕士论文的一篇具有代表性的文章,希望对大家的写作思路有所帮助,也希望度娘能再次收录网站!~
【本文地址:https://www.xueshulunwenwang.com/guanlilei/qiyezhanlueguanli/671.html

上一篇:关于企业内部控制问题的思考

下一篇:凝聚工人力量,谱写神州新篇章————浅析基层工会新时期如何增强企业竞争力

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