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网站地图
  2. 设为首页
  3. 关于我们


博士论文写作的研究创新与学术亮点

发布时间:2021-07-29 18:22
博士生培育的质量如何?是否到达预期方针?很重要的一个标志,就是看他是否有编撰学术论文的才能,关于人文学科来说尤其如此。学术论文是查验博士生培育水平的重要尺度,但是,这种查验并不是放到学位论文答辩时一次完结,而是在博士生入学之后就开始培育、练习和查验,要经历多次反复。这就涉及到博士生的培育形式问题。依照通常的惯例,博士生入学的榜首学年首要是学习共同课和专业课,第二学年开始确定论文选题,毕业前一年作论文开题报告。这样一来,研讨生从事学位论文编撰的时间不足一年,经常出现匆匆动笔,草率从事,仓促答辩的状况,很难产生高水平的学术论文,博士生和导师都显得很被迫和尴尬。上述培育形式的丧命缺点,是把课程学习和论文写作割裂开来,使二者游离脱节,而不是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使得博士生在入学的头两年很少有练笔的时机。
 
 
学术论文编撰是一项复杂、高强度的脑力劳动,需要厚实的专业知识,良好的理论素养,还需要懂得学术规范,把握必要的写作技巧。这些知识和才能不是单靠听课就能得到的,也不是编撰一二篇论文就可以积累起来的,而是有必要经过长时间的练习才能取得的。有鉴于此,博士生的专业课学习有必要与学术论文的写作练习结合起来。每一门专业课修完,博士生都应该提交一篇学术论文,而不是只是写一篇作业或回答几个问题。假如真的可以做到修一门专业课写一篇学术论文,那么,研讨生在修完全部专业课之后,至少可以完结三四篇论文的写作,从而为学位论文的写作奠定坚实的根底。当然,选课期间所写的论文,可以和学位论文密切相关,甚至是学位论文的一部分;有的也不一定非要和学位论文接轨,但同样可以为学位论文的写作积累经历。博士生在入学头两年假如能有较多的论文写作练习,那么,进入学位论文编撰阶段就会镇定自若,有条有理地进行,有时间和精力进行深入思索,完成学术上的立异。修课期间编撰论文的甘苦,无论是成功的经历,仍是失败的经验,在编撰学位论文时都成为可资借鉴的宝贵财富。
 
 
 
当时博士生学位论文的写作存在一种遍及倾向,那就是过分寻求系统的完好紧密和结构的稳固合理。博士论文有的洋洋数万言,必自成格式;有的长达几十万字,有必要到达一部书的规划。由此而来,论文的立异却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通读一篇学位论文,有时很难发现闪光点,看不出论文作者有什么首创。照此开展下去,博士生的学位论文必定是数量吞没质量,变成陈陈相因的陈词滥调,很难推动学术的开展。
 
 
 
博士生学位论文的写作有必要完成立足点的搬运,不再片面寻求系统的完好紧密和结构的稳固合理,而是在学术立异上下时间。要完成这个根本性的改动,就有必要在学术上树立自己事实和理论的支撑点。这些支撑点应是论文作者的首创,是学术亮点、闪光点。事实的支撑点可以是新资料的发现、运用,也可以是字句训诂方面的新解、以及对旧有资料的补充、订正等。理论支撑点可以是提出科学的新出题、新观念,或是对旧有过错结论的颠覆、批改,以及运用现代理论解开历史之谜等。总之,博士生的论文写作要有一个大浪淘沙的变革,冲洗掉那些繁芜的陈词滥调,冲洗掉那些先人为主的臆断,最终,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是闪光发亮的学术精品。当然,不能要求博士生的学位论文字字珠巩,满是学术闪光点,但是,严格说来,没有真知灼见的论文不能算合格的学术论文,这是学术界遍及达成的一致。
 
 
 
博士论文要有立异,要有闪光点,要光彩照人。假如咱们真的能把博士生论文的写作引导到寻觅学术闪光点方面,那么,他们所推出的论著就会像满天星斗,闪闪发光,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如片片乌云遮住真理的光辉。鼓励博士生编撰论文去发现学术闪光点,同时也向博士生导师及论文的审理、评议者提岀相应的要求,不能只看论文的长短、结构系统是否紧密合理,而是有必要把学术闪光点的多寡强弱作为评价论文的根本规范,要有学术良知,又要独具慧眼,从导向上改动当时学位论文贪大求全、不务立异的恶劣倾向。但是,不能不清醒地看到,当时在泛文明思潮的影响下,
 
博士生论文存在着片面求大、而忽视个案研讨的倾向,也就是重微观而忽视微观。
 
 
 
与前面一个问题密切相关的是如何正确处理论文写作过程中必定遇到的大与小的联系。博士生有必要有开阔的学术视界,而不能管中窥豹,囿于一得之见,这是毫无疑义的。
 
 
 
 
 
但是,不能不清醒地看到,当时在泛文明思潮的影响下,博士生论文存在着片面求大、而忽视个案研讨的倾向,也就是重微观而忽视微观。
 
其首要表现有二:一是历史背景、文明背景、学术背景等在论文中陈说过多,从而形成对核心部分、实质内容的揉捏,迟迟不能切入正题,或是首要论点未能充分打开。其实,作为背景的资料,许多应隐于幕后,藏在水下,不一定都要显露出来。它们是立论的依据和参照物,没有必要言无不尽。每个学科都有自己的研讨范畴和要点,在学科整合日益深入的今天,博士生学位论文写作坚持学科本位是极其重要的。舍弃学科本位,过多地罗列归于大文明背景的资料,写出来的论文必定大而无当,归于怪样子之类,很难归入所属学科,也很难有创见。泛文明思潮给博士生学术论文带来的另一种冲击是先入为主,主观武断地规划论文结构,然后往里面填充资料。这种做法相似现代高层建筑的施工程序,先有钢筋水泥浇注的总体结构,然后嵌入相应的资料。作为现代建筑工程来说,不失为一种科学有效的方法;而关于论文写作来说,却是不可取的。这是由于,他所规划的结构往往是强制性的,稳定性、巩固性很差;而所填充的资料又往往和总体结构相疏离,很难粘合在一起。以这种方式生产出来的论文,必定是精力产品中的“豆腐渣”工程,经不起考验。咱们要求博士生有开阔的学术视界,是期望他们在编撰论文时从大处着眼,作微观审视;与此同时,还要引导他们在实际操作时有必要从小处入手,从对具体问题的个案分析开始,把微观研讨作为微观研讨的根底,并逐渐从微观走向微观。假如没有以微观研讨作为根底,那么,大处着眼就会失于空疏浮泛,很难有深度。说得更明白些,练习博士生编撰学术论文,应该引导他们借题发挥,而不是与此相反,草率行事。要从具体中推导出一般,从特殊中发现遍及,通过偶尔显现必定,这个程序不能倒置过来。
 
 
 
在学术上填补空白,开辟处女地,在前几年曾经是时尚的论题,研讨生论文的评语经常可以见到相似的褒奖之词。但是,从实际状况来看,各个人文学科所剩余的可供开垦的处女地真实有限,自己所在的我国古代文学专业尤其如此。有的学术荒地尽管存在,但不过是三流、四流,乃至于根本不入流的作家作品,开垦出来也没有太大的价值。面临这种状况,许多博士生及其导师已经深深感到选题的艰难。博士生论文要走出现在这种窘境,有必要深化填补学术空白、开垦学术处女地的理念,而从其他方面寻觅出路。
 
 
 
关于人文社会科学的研讨者来说,一方面要不断拓宽自己的学术范畴,伸展到前人不曾进入的空间;另一方面,还要长于从人们熟视无睹、看似往常的方针中挖掘出他人没有发现的东西,这点尤为重要。为了可以完成这个方针,需要从两方面临博士生加以培育引导:一是完成视角的转化,改动传统思想的惯性,寻觅新的切入点。比如对朱熹,从古到今多是从理学方面来研讨他,至多还关注他对《诗经》、《楚辞》的诠释。南京大学莫砺锋先生别出心裁,专门对朱熹进行文学方面的研讨,把他的文学创作和文学批评综合起来加以考察,使朱熹研讨取得了突破性发展。这个事实很有说服力。假如咱们的博士研讨生导师可以完成视角的转化,那么,博士生论文选题难的矛盾会在很大程度上得到缓解。二是进步精力生产力,增强对研讨方针的穿透、提炼和加工的才能。同是出土的古人头颅,在生产力低下的古代,人们只能把它作为遗骸重新埋葬;而在科学技术兴旺的今天,可以运用物理学、化学、生理学、病理学、生物化学等多种技术手段对它进行研讨,最大极限地复原古人的生计状况、身体素质等方面的状况,获取许多宝贵的信息,提醒人类的不少奥妙。同是一块矿石,科学技术兴旺的国家可以从中提炼出许多有益的东西,有的甚至价值连城;而科学技术落后的国家或是力不从心,或是只能开始开发,简单利用,形成资源的极大糟蹋。人文社会科学的研讨同样如此,假如可以注重博士生精力生产力的进步,并且锲而不舍,那么,他们从现存精力矿产中提炼、加工出的学术精品就会越来越多。完成视角转化和进步精力生产才能,可以说是带动博士生论文明腐朽为神奇有力的双翼。 
【本文地址:https://www.xueshulunwenwang.com/xinwenzixun/1831.html

上一篇:药学毕业论文选题

下一篇:人工智能副高级职称论文发表要求